张云广

张云广简介


作者
张云广,河南省确山县留庄镇一中语文教师,中国当代乐府民歌诗人。
邮编463211 曾在<<北京文学》<中国校园文学》《国风》《诗歌月刊》《百花
园>《绿城文学》等杂志发表诗歌和小说》。
诗观:诗歌意境为上,为重;意象为次,为轻。
追求诗歌的完整美、音乐美、姿态美,追求诗歌
纯洁的性质与人文精神,追求诗歌语言的精练和清晰传达。

张云广最新诗词 更多诗歌

中国当代乐府诗
张云广

垂柳枝

垂柳枝,系相思
忆君君可知?
南风起
枝飘飘
飘过西子桥
当初折柳送别处
今日人杳杳

日历换新页
你手机换号
不告知旧时柳
柳怎知道?

情如柳枝垂
心如柳叶碎
“枝上柳绵吹又少”
秋风是碎叶的刀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4/26 10:51:00 张云广 阅读(91) | 评论 (0)编辑


中国当代乐府诗
张云广

云如雁字长

空中无雁
雁鸣断
万千柔情靠云传

云如雁字长
近重阳
秋风渐紧恐把情吹伤

她在天涯,在水一方
如雁的云
能否辨明她的方向?

云如雁字长
但云却没有雁的翅膀
真怕风吹云散空寄情一场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4/22 9:51:46 张云广 阅读(100) | 评论 (0)编辑


中国当代乐府诗
张云广

云如雁字长

空中无雁
雁鸣断
万千柔情靠云传

云如雁字长
近重阳
秋风渐紧恐把情吹伤

她在天涯,在水一方
如雁的云
能否辨明她的方向?

云如雁字长
但云却没有雁的翅膀
真怕风吹云散空寄情一场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4/22 9:51:46 张云广 阅读(96) | 评论 (0)编辑


中国当代乐府诗
张云广

童年,我在奶奶身边

童年我在奶奶身边
我是水,奶奶是岸
我沿岸走依岸眠
我的小手是小小的浪花
把奶奶的堤岸拍打
奶奶说脊背上哪儿痒
我就挠哪儿

床头桌上有盏煤油灯
像奶奶从天上摘下的一颗小星星
奶奶睡下后用手在灯上轻快地一勾
熄灯就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4/19 8:26:16 张云广 阅读(112) | 评论 (0)编辑


中国当代乐府诗
张云广

童年,我在奶奶身边

童年我在奶奶身边
我是水,奶奶是岸
我沿岸走依岸眠
我的小手是小小的浪花
把奶奶的堤岸拍打
奶奶说脊背上哪儿痒
我就挠哪儿

床头桌上有盏煤油灯
像奶奶从天上摘下的一颗小星星
奶奶睡下后用手在灯上轻快地一勾
熄灯就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4/19 8:26:16 张云广 阅读(116) | 评论 (0)编辑


中国诗歌网学术观察论文评论三则

北京文艺网于坚:为纪念新诗100年而作——《新诗的发生》2017年4月5日
“在新诗之前,诗的革命总是形式的改良,而新诗推翻那一切,诗在原始的意义上再次发生。无论形式,只是说出,招魂。诗重返文明的荒野,再次开始,就像诗第一次开始那样。“必也正名”,“礼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4/17 10:18:41 张云广 阅读(93) | 评论 (0)编辑


中国当代乐府诗
张云广

真情如酒

无酒也陶醉
真情比酒贵
酒出自五谷情缘于五内
真情不被水稀释不容水勾兑

真情如酒,谁家有?
在眉头还是在心头?
谁的真情谁密封
只收藏,不出售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4/17 9:24:30 张云广 阅读(93) | 评论 (0)编辑


中国当代乐府诗
张云广

普瑞巴林
主治医生说既然之前服用的药物无效,
就要用美国进口的普瑞巴林。

从美国进口的普瑞巴林
小胶囊小得令人怜悯
小得让我怀疑它对疱疹剧痛会有疗效
不料服用了一粒,当夜竟睡得很安稳
服用两天后
剧痛减轻可忍
即使它的疗效仅限于此
它也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4/13 13:28:11 张云广 阅读(105) | 评论 (0)编辑


中国当代乐府诗
张云广

普瑞巴林
主治医生说既然之前服用的药物无效,
就要用美国进口的普瑞巴林。

从美国进口的普瑞巴林
小胶囊小得令人怜悯
小得让我怀疑它对疱疹剧痛会有疗效
不料服用了一粒,当夜竟睡得很安稳
服用两天后
剧痛减轻可忍
即使它的疗效仅限于此
它也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4/13 13:28:04 张云广 阅读(102) | 评论 (0)编辑


中国当代乐府诗
张云广

普瑞巴林
主治医生说既然之前服用的药物无效,
就要用美国进口的普瑞巴林。

从美国进口的普瑞巴林
小胶囊小得令人怜悯
小得让我怀疑它对疱疹剧痛会有疗效
不料服用了一粒,当夜竟睡得很安稳
服用两天后
剧痛减轻可忍
即使它的疗效仅限于此
它也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4/13 13:27:56 张云广 阅读(105) | 评论 (0)编辑


张云广最新诗词 更多诗歌